英國社企社投前沿解讀主題沙龍(2)
2017-12-26

編者按

上周我們分享了Dan在沙龍活動中關于SEUK及其調研報告的介紹回顧 | 英國社企社投前沿解讀主題沙龍 ①,今天我們將把重點放在英國社會企業的實踐上,通過三個典型社會投資案例為大家梳理“英國式打法”。


01

HCT

過去15年,HCT集團為社區人群和弱勢群體提供了177萬次出行服務,為長期失業者提供了2540個職業證書,為400名失業者找到工作,創造了350個工作崗位。

HCT是一個社區交通的項目,它起身于一條被取消的社區交通線。隨著交通線的關閉,居民們發現不管是去商店、郵局還是其他地方,出行愈發不方便,因此他們索性自己開出了一條小巴線路,從這一條開始運營,越做越大,逐漸滿足更多當地社區的交通需求,直到發展到今天,已經做到了4540萬英鎊的規模。


HCT現在的業務規模已經非常大了,甚至都在經營倫敦的商業的公交線度。像是倫敦標志性的雙層的紅色大巴,你要是坐上一輛,很有可能就是由HCT來管理運營的。


5年,6.6%,£995萬 | 營業額£4540萬


HCT集團吸引了不少投資。最開始是由兩三個專注于社會企業投資的投資人發起。他們專門成立了一個社會企業投資工具,當時便給了HCT集團近1000萬英鎊的投資體量,現在來看,這1000萬已經占其整個營業收入的20%。也就是說,正是因為有了這輪投資,HCT集團才能在過去5年當中實現快速發展。

640.webp.jpg

6.6%是個很有意思的數字。這是HCT集團當時從社會企業的投資人當中拿到貸款的利率。我們可以看到的是,這個利率和普通的商業貸款利率沒有很大的差別。也就是說,它作為一個社會企業,在貸款時,沒有獲得額外的優惠,融資成本不見得比其它企業低。

與此同時,這也說明了社會企業的商業模式,實際上從純商業的角度看也是可行的。即使按照商業貸款的利率,它仍然能夠運作的非常好。

但是如果我們反過來想,如果當時創始人直接去商業銀行貸款,那么他們是否能拿到這筆投資就是未知數了。是因為當時的投資人就是專門針對社會企業進行投資,能夠理解他們作為社會企業的性質,從而給了他們資金,所以他們現在才能實現比較好的發展,還是基于其他的因素,這也值得我們進一步思考。



02

GLL

迄今為止,超過120萬人造訪了倫敦水上運動中心和Copper  Box競技場。當地社區的會員與世界級運動員一起培訓。 GLL 同時還積極地讓平日不參加運動的人如低收入人群、殘障人群、婦女和其他人群也一起參與進來。

640.webp (1).jpg

GLL也是一家吸引了較大規模投資的企業,它負責娛樂中心的經營。現在主要經營的的是倫敦水上運動中心,這里曾是倫敦奧運會比賽場館的一部分。他們在做的就是場館日常運營工作,比如安排向公眾開放。


5年,5%,£500萬 | 營業額£1.55億

他們獲得融資的規模也很大,500萬英鎊,貸款75年,利率是5%,差不多跟商業利率持平了。不過這500萬英鎊的貸款規模在整個營業額當中,所占的比例與HCT相比,相對較少。但也不能因此就否認這筆資金的作用,正是由于它能夠獲得500萬英鎊的貸款,從而才能在后面持續發展業務,并進一步擴大,為當地的社區帶來更多的好處。



03

Oomph!

Oomph!練習課程提升了參加者的運動能力,鍛煉了腦力以及鼓勵他們開展更多的社交活動。

Oomph!主要是面向老年群體,給他們提供參加體育運動的機會。老年人通常做運動比較少,因此這個機構就會提供各類機會和多種設施,幫助老年人提高他們的運動能力。

640.webp (6).jpg

股權,£20萬 | 營業額£24.7萬

這個案例當中,它的融資方式與之前兩個都不一樣。HCT與GLL都是貸款融資,而Oomph!是一共20萬英鎊的股權融資。可以看到的是,其股權融資幾乎相當于它的營業額。

這家企業也因為其融資方式引起了很多的爭議——它是否真的能算是一家社會企業?

其實與前兩個案例相比,Oomph!看上去更像是一個社會企業——不僅因為它服務的對象是老年人,這些弱勢群體,而且更是由于其基于社區提供的服務。但若是從它的所有制和股權結構上看,卻又會產生很大的質疑。大家會針對其股權投資20萬,非常大的股權比例,產生諸如會不會有分紅,股東都是誰等一系列問題。

但是,無論如何,它做的事對社區來說是有價值的。為這些老年人服務、為這個社區服務,是有真正社會意義的。



Q&A

640.webp (2).jpg


 

提問:英國政府對于社會企業發展有哪些政策支持?

丹·格力高里:


如果政府有一個政策目標的話,通常會通過以下四種方式去做:

  • 直接提供資金

  • 法律法規

  • 激勵政策

  • 提高公眾意識、培養觀念的軟服務


對于社會企業來說,政府首先會以提供專項資金的方式,促進其發展。比如有一些社會企業學校,是由政府基金建立起來的。

Access,這是政府最近設的一個基金,為社會企業獲得投資的提供服務工具;另外像Big Potential,是由政府出資設立,為這些社會企業提供咨詢服務的機構;還有Power to Change,是政府設立為社區企業提供支持的基金。

所以,可以看到近年來,政府已經創建一些工具用于對社會企業的資金支持。

640.webp (3).jpg


除了資金支持外,政府更多的是幫助社會企業吸引投資、進行融資。無論是通過貸款,還是股權融資的方式,都希望能夠幫助這些社會企業獲得更多來自的商業融資渠道的支持,促進它們擴大規模,然后把這些社會企業的做法和經驗進一步復制。

640.webp (4).jpg

這三個機構是在英國對社會企業進行專門投資的機構,像Triodos  Bank,它是來自于荷蘭的一家企業,現在在英國運行,主要是針對一些環境項目進行投資;Charity  Bank主要是對英國的一些慈善機構進行投資;Unity Trust Bank也是對社會企業進行投資的銀行。

現在政府所做的事情就是對這些機構提供更多的支持,這也就意味著他們能夠給社會企業更多的支持。而且政府也希望通過來自官方的努力,夠建立起來更多類似這樣的融資,使得社會企業能夠更容易地進行融資。

640.webp (5).jpg

上一任首相卡梅隆創立的大社會資本(Big Society Capital)項目,一共有6億英鎊的資金規模。這6億英鎊就是用來支持前面說到的那些機構,使得這些機構能夠更多的將資金投入到社會企業當中去運作,從而產生更大的社會影響力。


END


吉林福彩3d走势图网易